中秋节……

今天是中秋节也是918纪念日,今天让人感觉是很矛盾的,不知该喜还是忧……  去了“华尔街英语”感觉那里气氛还不错,但是我现在可没时间去学,而且我的目标和他们的目标有点距离,我是要过英语六级,而他们确实要求口语等等……  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啊……
 
很喜欢在图书馆看看书,感觉那样很有“大学的味道”,今天上午看了关于北欧的书,北欧是那样的纯净,那样的美,也许不能用美来描述吧,在书中看到了挪威画家蒙克(1863-1944)的介绍,的确,什么样的人话什么样的画,看了他的作品《呐喊》,深有感触……
 

 
《呐喊》,1893年,91cm*73.5cm,粉彩,油彩,挪威奥斯陆国立美术馆藏

 

“在这幅画上,没有任何具体物象暗示出引发这一尖叫的恐怖。画面中央的形象使人毛骨悚然。他似乎正从我们身边走过,将要转向那伸向远处的栏杆。他捂着耳朵,几乎听不见那两个远去的行人的脚步声,也看不见远方的两只小船和教堂的尖塔;否则,那紧紧缠绕他的整个孤独,或许能稍稍地得以削减。这简直就是一个尖叫的鬼魂。“只能是疯子画的”,蒙克在该画的草图上曾这样写道。在这幅画上,蒙克所用的色彩与自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关联。虽然蓝色的水、棕色的地、绿色的树以及红色的天,都被夸张得富于表现性,但并没有失去其色彩大致的真实性。
 
全画的色彩是郁闷的:浓重的血红色悬浮在地平线上方,给人以不祥的预感。它与海面阴暗处的紫色相冲突;这一紫色因伸向远处而愈益显得阴沉。同样的紫色,重复出现在孤独者的衣服上。而他的手和头部,则留在了苍白、惨淡的棕灰色中。   
 
画中没有一处不充满动荡感。天空与水流的扭动曲线,与桥的粗壮挺直的斜线形式鲜明对比。整个构图在旋转的动感中,充满粗犷、强烈的节奏。所有形式要素似乎都传达着那一声刺耳尖叫的声音。蒙克在这里,将那由尖叫所产生的极度的内在焦虑,转化为一种令人信服的抽象意象。如此,他将其画面上的情感表现几乎推向了极致。”
 
对《呐喊》的创作动因,蒙克解释说:“一天傍晚,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散步。太阳下山了,突然间,天空变得血一样红。在灰蓝色的峡湾和城市的上空,我看到了血红的火光。我的朋友走过去了,只剩下我一个。我在恐怖中颤栗起来,我似乎感到自然中的一声巨大的震天的呼号。我于是画了这幅画,并把色彩画得血一样红。这血红的色彩就是呼号。”
 

作者: Z41

待人友善是修养,独来独往是性格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