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康

8天之后,抗原转阴了,但还是出虚汗和咳嗽,偶尔还有痰,大概持续了两周,期间喝了玉屏风颗粒增强抵抗力,不出虚汗了,再就是吃了几天的头孢,把炎症消下去,不咳嗽了,另外,在普师的建议下喝白茶+陈皮,也挺有效。

从转阴到恢复,大概一个月,精神很差,心肺功能不太好,总是感觉很累,稍微运动一下心率提升,做大礼拜也很费劲,以前1个小时100个,现在差不多1个小时20分钟才能做完,气喘吁吁。

现在基本都恢复正常了,算了下整整一个月。目前心肺功能也恢复。

阳中

12月8日阳的,来到公司也没戴口罩,工位也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。之前公司就有一些人阳了,也有一些无症状人士,反正不核酸不做抗原也没人知道,就莫名其妙的阳了,或者在家里、小区、地铁感染的,都是有可能,这个病毒r0太高,经常通勤上班的人不太可能不阳。

8日晚上就高烧+拉肚子,跟官方渠道宣传的第一条症状都差不多,吃了泰诺+喝泡腾片水,除了很多汗,高烧39.3度,9号第二天白天好了很多,很不负责的人去上班。在公司做了抗原,发现是阳了,就回家了,同事们也见惯不怪。下午在家还发烧评审了两个需求,也做了大礼拜,数量上有所减少。也吃了泰诺感觉退烧效果很明显,连花清瘟真的就算了,吃了之后胃里面特别的寒,不解决什么问题。10号处于低烧,吃泰诺+多喝水,再睡眠充足,感觉好了很多,也没出现刀片嗓的情况,嗓子一直都很好;

这几天一直都有力气遛狗,我的症状也算比较轻了,不过也属于祸害邻居,理论上阳着的人还是别出去好。

后面几天就是流鼻涕、咳嗽、咳痰等感冒症状了,其实最难受的还是第一天晚上发烧睡不着,以及第四天之后的流鼻涕。第二晚睡眠50%,第三晚基本睡眠没大问题了,就是虚汗很多,这三天都是汗湿了一次又一次。

感觉北京真是互联网速度,一周半身边的人全阳了,两周基本都复工了。我是周六做了一个核酸,不知道什么原因是阴性,但抗原是阳的,周一我就上班了,之后每天公司的人都在减少,都阳了。

这段时间买退烧药、咳嗽药基本买不到,抗原也买不到,电解质水也买不到……大家都在抢,后来我还把一些药卖给了邻居,没有加价,算是积累功德了。

这段时间对药品有了很多了解,什么对乙、布诺芬、右美沙芬……

阳前

我一直是反对动态清零的傻瓜政策的。

11月初和林缓存去了一趟西直门凯德mall吃饭,然后去了石刻博物馆看了那个佛塔,过了几天被社区电话通知,属于时空伴随者,要居家隔离撞门磁等等,我选了酒店隔离,其实社区也是应付,酒店也没人限制出入,门磁还是我自己装的,拍了个照片就完事。

11月11日发布了二十条,感觉防疫政策有大的变化,封锁区域也缩小成了单元,楼栋,但之后各个街道和社区层层加码,封锁小区,然后是新疆火灾,引起了舆论的哗然…… 终于引发了各个小区居民自发解封(所谓的闹事),11月26-27日小区居民第一天自发解封,第二天自发拆除铁皮。二十条就是尚方宝剑,街道的领导百口莫辩,层层加码就是层层加码。

在二十条宣布之后,我就在网上买了泰诺、泡腾片、连花清瘟等药,后来回过头看来真是多么有预见性。

这段时间大学学校、上海、北京亮马河、成都、武汉也在闹事,有的高举A4白纸,也有喊政治口号的,xx下台,取消终身x。其实我也挺奇怪,像我们小区居民这样,就一个解封的诉求,怎么后来就上升到了政治诉求了,可能是有人煽动,可能是老百姓真的忍不了了但我们这些白领不理解,可能是故意发起制造解封的舆论。

随着居民自发解封,政策也在变化,阳性不再拉去方舱,方舱早就住满,和一个r0大于20的病毒较劲,动态清零是多么愚蠢,核酸方舱封锁等耗费了多少钱,封锁对经济造成了多大的损害,对老百姓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(无法就医、自杀、失业、杀宠物、被迫去方舱……),之前说要算总账,算政治账,真是太可笑了。

多少年再回头看,可能又会被定义“我们走了一些弯路”。想起《我爱我家》的一句台词:你爷爷一失误,我爷爷就要饭。

一些政治不正确的想法

这场疫情就是大自然的弱肉强食的机制或者众生业力显现,人类是渺小的。

广告

作者: Z41

待人友善是修养,独来独往是性格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